《中国科学报》以《天津工大有个“高数叔”》为题对我校做了报道

发布时间:2016-09-30文章来源:浏览次数:2292

2016922日,《中国科学报》6版以《天津工大有个“高数叔”》为题对我校做了报道,现将全文转发如下,以飨读者。

天津工大有个“高数叔”

作者:陈彬 顾梁梅

在大部分学生的印象中,高数都不是一门很让人愉快的课程。提起这门课,很多人脑海中最先反应出来的形容词都是“枯燥”“乏味”……不过在天津工业大学,因为有了一位特殊“老师”的存在,这门原本枯燥的课程似乎已经显得不那么枯燥了。

这位“老师”就是一个名为“高数叔”的微信公众号。“高数叔”推送的内容几乎涵盖了大学阶段高等数学的全部课程,而且形式灵活,语言幽默风趣,让高数这门让人谈之色变的课程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“美女”伪装成“大叔”

虽然这个公众号自称是“叔”,但它的创办者其实是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女老师,这位老师就是天津工业大学理学院教师孙硕。本来青年教师平时的教学和科研任务就比较重了,孙硕为什么还要创办这样一个公众号?为什么还要把自己“伪装”成“大叔”呢?

原来,平时孙硕主要是教授高数方面的基础课程。在上课的时候,她发现在自己的学生中,“低头族”很多。“他们上课也看手机,下课在路上也看手机,每次当我特别认真地讲课,却发现学生们都在看手机时,都让我很不能接受。”

然而,现实却很难改变。于是,孙硕慢慢转变了看法——既然学生们愿意用新媒体,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新媒体当成阵地,把触角伸向这个领域呢?

其实,孙硕自己也是一个“低头族”。平时喜欢玩微信的她很自然地想到通过公众号的形式,让高数和新媒体来一次“亲密接触”。在一次和两位读博士的朋友交流一番之后,三个人决定联手创建一个关于高数教学的微信公众号。

至于公众号的名字……

“其实一开始我们想叫‘高数书’,但总觉得没特点,而且我们也差不多到了大学生们一辈的年龄。再说,我们叫‘高数姑’总不好听吧?”孙硕笑着说。

于是,就在今年3月,“高数叔”诞生了。

“逗逼老师”的创作定位

“高数叔”创办后不久,粉丝数就很快超过了1000人。当时,孙硕提议出去大吃了一顿,因为那时他们觉得1000名粉丝已经不少了。但他们显然低估了“高数叔”的受欢迎程度。

3月至今,短短的半年时间里,“高数叔”已经吸引粉丝超过8000人。这个数量对于一些大众化的公众号来说,也许算不得什么,但要知道,他们讲授的可是以枯燥乏味著称的高数。更何况,在长达两个月的暑假期间,他们是没有做任何更新的。

为什么“高数叔”如此受到学生们欢迎呢?

每个关注新公众号的微信用户,都会在第一时间收到公众号的“欢迎词”。“高数叔”也是如此。在这段“欢迎词”中,“高数叔”这样形容自己——叔不专业,但是同样不死板;叔不科学,所以绝对不枯燥;叔不正经,真的一本不正经。

这就是“高数叔”的处世之道。

“高数叔”一周至少推送三次;内容都是原创。教学形式灵活多样,既有知识点总结、习题演练、公式大全,还有视频讲解。更重要的是,文章采用幽默诙谐的语言,活泼生动的版式设计,跳跃着的字体,着实让人手不释卷。

“其实我本身就是比较爱逗的人,学生们甚至叫我‘逗逼老师’。”孙硕说,其实上课时偶尔穿插笑话,把内容说得有趣一点儿,学生比较容易接受。“我做公众号的定位就是把文章写得风趣、幽默,只有这样,学生们才能真正爱读。”

像追剧一样追高数

“高数叔”的每篇文章都是孙硕和同伴们的原创。这样做效果固然不错,但“副作用”就是占用了她的大量时间。“平时除了上课,几乎都在做这个。”不过孙硕觉得这样做其实挺值的。

“这是一件非常有进步的事情,以前自己的工作都总结过。忽然有了这样一个机会,可以把从教11年的东西总结出来了,虽然很耗时间,但还是觉得很有收获。”孙硕说。

比起孙硕,更加觉得有收获的无疑是每一个关注“高数叔”的普通学生。

有意思的是,在“高数叔”的初创阶段,关注者还基本局限于天津工业大学校内。但随着时间推移,外校的粉丝越来越多,如今本校生已然成了少数。“各个地方的粉丝都有,比如山东、吉林。有时候感觉他们是整班学生一起在关注。”

这些粉丝的信息是孙硕在公众号的后台看到的,除了这些,她在后台看到更多的其实是学生们的留言。而这些留言无不表达这些学生对这位“叔”的喜爱。比如有学生留言:“佩服叔的幽默、认真与奉献!”一位要考试的学生这样感慨:“要考线代了,特地来膜拜一下高数叔。”在暑假结束后,有学生甚至留言:“等了两个月,终于更新了!”那种感觉更像是在“追剧”……

看到这些,孙硕无疑是欣慰的,在被问及将来的打算时,孙硕很坚定:“我肯定会继续办下去,因为我感觉到了学生们的收获,只要有这样的感觉,我们的精力就没有白费。”

  

版权所有: 2014 天津工业大学 地址: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9号 邮编:300387 津ICP备05004363号 津教备01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