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公众号以《真香!》对我校做了报道

发布时间:2021-02-17文章来源:浏览次数:10

2021217日,中央广电总台中国之声公众号以《真香!》对我校做了报道。现将全文转发如下,以飨读者。

 


真香!


大家好,我叫赵晟,是个白族姑娘。我出生在云南大理洱海畔,长在临沧著名的世界佤乡。现在是天津工业大学人文学院一名大学学生。

在这里过春节,热闹!

春节对我们来说是节日,更是崭新的开始,新一年的起点。今天,我们洱海边的白族持续三天的“唱大戏”活动,会有一个“封台”仪式。

佤族要“扫寨子”,家家户户要蒸糯米饭、舂糍粑、祭祖、祭神林,祈求一年健健康康、平平安安、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。

拉祜族把春节叫“扩塔节”,合着芦笙和三弦欢快的旋律唱歌跳舞,大家还会荡秋千、打陀螺,只要陀螺打得多,打得准,来年的瓜果就会结得多。

地处中缅边境的镇康县,德昂族、傣族等各民族喜欢弹三弦,唱起阿数瑟,庆祝欢乐时光……今年,我们临沧还在线上开展了“文化进万家”等文化惠民演出,这个年味儿很浓。

车技好吗?“S”弯上练的!

我的妈妈生在临沧云县茶房乡的一个小村子里,那里曾特别贫困,被称作“穷山恶水”。自我记事起,一听到过年回老家,满脑子就是“山路十八弯”带来的头晕目眩。各种“S”型公路就像我们临沧“云S”的车牌一样蜿蜒曲折、道阻且长,我们不得不成了“山地车神”。翻过一座座高山终于到达大山深处的家,那也无法放松,因为挑水困难,做饭洗漱都要省着用;到了晚上我不敢喝水,不然就必须摸黑在山路上找厕所。

大山阻隔带来的出行难,这些年来严重影响了家乡的对外交流与发展。上中学后我很少再回老家,前两年高考完,爸妈让我回老家散散心,我还担心又要过小时候爬山涉水,晚上摸黑的日子。

到那才发现,一条条宽敞的水泥路修到了家门口,破旧的矮房全部变成了山间“别墅”,自来水进村入户,家家都有太阳能,通讯网络全覆盖。我一边在宽敞的农家大院来个“日光浴”,一边吃着特色美食上网冲浪,闲适惬意,这会儿我才理解为什么爸爸妈妈让我回来散散心。

我家终于通铁路了!

20201230日,大临铁路通车运行,填补了滇西南地区铁路网的空白,成为中缅国际大通道的重要组成,大理到临沧的时间从原来的6个小时公路路程压缩到一个多小时,从临沧到昆明也只要3个半小时。火车第一次开到我们这里,唤醒了这片绿水青山,乡亲们个个笑开了花,“百年铁路梦”终于圆了。

就在上个月,墨临高速公路也通车运行了。这些新建成的高速公路和铁路把临沧融入了“一带一路”的互联互通中,我们的边疆小城变身对外开放的前沿窗口。

20205月,我的家乡成为全省率先实现整市脱贫的州市之一。大山深处的秘境佤乡,如今已不被高山阻隔,成为亚洲微电影艺术节的永久举办地。

冰岛茶、昔归茶、小粒咖啡、临沧坚果都在互联网平台上远销全国。

傣族的香茅草烤鱼,佤族舂干巴,今年不用带去学校了,我回到天津下个单,感受一下天涯也咫尺的新速度……

在您心里,3200年代表什么?在临沧,这是一棵“茶王”的树龄,来我们茶区,品茶汤清甜;在您心里,悬崖代表什么?在临沧,这是佤族先人绘画的画布。看沧源崖画,一窥原始部落的人和事。

我的家乡是太阳转身的地方,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,花开四季、香飘八方。希望大家都能坐上开往春天的列车,来打卡边地迷人的风光。

春节,是中国人深刻的文化眷恋,也是我们心底一直期盼的幸福圆满。学子回乡,是时空流转间敏感的观察,也是时代脉动中细腻的体悟。

一年,故乡是否还是熟悉的模样?又一年,田埂、街角,是否还铆足了向上生长的力量? 

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《回乡日记》,听春节返乡大学生分享自己的“田野调查”。


版权所有: 2014 天津工业大学 地址: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9号 邮编:300387 津ICP备05004363号 津教备0187号